Archive for category 随笔 Essay

释名

  微博只是餐后小点,还是在这里再次记录一笔,等瑾文小朋友长大了,让他自己来看看。
  小家伙出生于兔年,于是某天晚上突然就告诉燕子:生下来就叫卯卯吧。虽然是玩笑,但也就这么一路顺口叫下来了。一开始念起来还有点“拗”的感觉,但我就喜欢这股粘乎劲,叫起来的时候感觉会有点特别。
  大名花了些时间去想,首先选中了“瑾”字:《说文》上的释义为美玉,《山海经》上又有“锺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栗精密,润泽而有光”。玉质坚硬,玉德温润,算是寄托了我们俩对他/她的祝福。另外一个字就犹豫了很久,有很多很美好的字最终还是放弃了。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普通的“文”字,通“纹”,合起来就是玉石上的纹理,同时也含有对孩子未来才华的期望。选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不确定孩子的性别,所以又选择了“雯”字作为备用。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起名者的各种想法在里面,就像一个咒语,从确认的那一刻起,施在孩子身上,也施在我们心上。

Leave a comment

天使降临

  当然,不哭的时候绝对是天使,哭闹的时候挺磨人的。感觉很特别,漫长的等待后一下子这么个小东西就冒了出来:他的血液跟我们是相通的,他的每一个细胞都来自我们的基因组合,他不是我们的一部分,却是我们的延续……
  好了,煽情结束。接下去等待我们的可能就要现实多了:要熬夜了,生活中心改变了,房间的布置得考虑孩子,还有很多东西得购置,心思得围着孩子转,还有喂奶、换尿布、洗澡、抚触、换衣服、做早饭、做午饭、做晚饭、送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远离我们大学、谈恋爱、讨媳妇儿、孕育他自己的孩子……我又开始煽情了,不过产房门口不断重复的一段视频让我不得不也开始在脑子里面建立起这一幕幕画面。
  经过第一周,卯爸已经掌握了初级换尿布术和初级消毒术,卯妈也正在修练初级哺乳术,人生RPG的新一资料片才刚刚开始。
  

3 Comments

亲身经历的一次谣言

  大概是小学4年级,什么季节忘记了。某一天附近突然开始有消息说国家要给小学生打一种“计划生育”针,号称针剂来自东洋,针后若干年内不能生育云云……
  谣言事后回想起来总是很多破绽,但是传播起来却总是来势汹汹,虽然那个年代没有微博和IM,可路口和食堂社交网络同样的绝对给力。短短一天时间,我们这个不算大的厂区就产生了各种新的版本,比如有人的亲戚在附近小学“亲眼看见”小学生被打针后立即肚子鼓起来,甚至立即死亡;打针的部位从屁股移到了肚子最后进化到了太阳穴;某某学校的老师偷偷告诉学生不要去学校……群众的想象创造能力是无穷的,我还记得我端着饭碗躲在人群边旁听时那种紧张而又好奇的心情,还有人们在谈论时激动而又带点满足的神情。
  当然,第二天下午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人们迅速忘记了这件事情,只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小学生那一天都幸运地在家长们的支持下逃了一个上午的课。

Leave a comment

最意外的新年礼物

的确是意外,大年初一发现几个月不能访问的WP再次出现了。难道是有关部门为大家拜年?纠结啊。

2 Comments

转载:世博亲历记

  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
  作者:杨恒均
  http://blog.huanqiu.com/?77431 
  在9月4日上午与下午,分别与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同学聚会聊天,在集中回答同学们的问题后,我谈到了昨天参观世博会的一些亲身经历,下面内容根据两次谈话时我有关世博的发言整理而成。
  我为什么要自己买票进世博园?
  去世博之前,有两个印象。一个是我认识的朋友们,谈到世博会,大部分人告诉我:还没有去,也不会去。另外一个印象是这几天从上海出租车司机那里得到的评价:世博啊,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
  可就是这句话,让我非得进去一次不可,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不去会后悔,而去了会更加后悔。我是昨天(9月4日)中午去的,他们说这时人少一些。和我一起的还有上海两位年轻人,从事媒体的小王和他的女朋友。他们带了照相机,要给我照相,其实是想利用这个时间和我呆在一起,小王想写一些吸引人的深度报告,说是要从我博客写作中吸取营养。
  ……
  全文很长,就不全部复制过来了。很好奇文中提到的故事都是真的吗?

2 Comments

支持方舟子

 
  方舟子被人打了,这是迟早的事情。此前这位科普作家兼职打假人被人告上法庭过也被人恐吓威胁过,这一次榔头终于砸了下来。
 
  我是方的粉丝有些年头了,看着他与“老中医”斗,与“民科”斗,与“文傻”斗(后面两个昵称都是从他那网站学来的),但最精彩的不是与这些非专业选手之间的战争,而是看方毫无顾忌地揭下国内外的砖家叫兽还有无良商人的画皮。其实方的战斗历史远不止新浪专栏上所列的几大战役,只是最近的野鸡唐和李道长再次让他成为了焦点。在这期间有成功也有挫折,成功是因为方打中了对方要害,而挫折往往不是因为方打错了,只是对手和帮闲们太无耻。比如“珍奥”前两年还堂而皇之地走上了春晚,比如西安和武汉的地方法院葫芦僧判葫芦案……简而言之就是:水太深。
 
  媒体笔下的方舟子有些偏激偏执,言辞激烈笔锋尖锐。事实上也差不多,与人交恶后方舟子绝对会笔战不休,得罪人甚广,即使面对校友,也很不给情面。和媒体的关系不算太好,经常抨击媒体没有科学素养,包括央视、凤凰和南方系。本人学生物出身但爱好文史,对待文人总有点理工科人典型的智商优越感,挖苦起来言辞很暴力,一点都不把人家当做知识分子,但这点很对我的口味。印象中好像上海男人余苦旅老师和央视的柴静姑娘,还有新东方的罗老师都在其网站被点名。有些时候也被媒体戏弄,比如上电视节目辩论遭遇不公正剪辑,只能回家在网上为自己正名,他甚至有一个不良记者黑名单,有点孩子气。他的网站长期被国内河蟹,却又偶尔能够在央视或者门户见到其身影介绍公众所关心的科学话题,当然,其网站链接在上面是找不到的,甚至网站名字都一度“被避讳”了。
 
  大部分时候方是处于“进攻者”的角色,点火不说,还不停地扇风,着实是可恨。可有些问题上他却又有点出人意料,比如“转基因”和“圣元”,大部分人都在口诛笔伐的时候他却很认真地唱反调。因此有人说是因为他收了钱,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要收钱就可以摆平方舟子的话,类似唐先生这样的成功者应该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烦恼了。在论坛上,提起方舟子往往就会收到几页的砖头,支持者总是少数。不过看看这些砖头的内容就会让人相信真理有些时候真的是在少数人一边,因为辱骂诅咒和榔头一样,都是心虚者的武器。
 
  就是这么一个不怎么正常的人,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无比正常的社会,所以他显得极其的不正常。

Leave a comment

驼背男

  看了燕子拍的DV,发现自己驼背得这么严重,加上隆起的小肚子,标准的“S”型身材。
  老天,我才30,不能这么早就沦落成猥琐中年大叔。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