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0

支持方舟子

 
  方舟子被人打了,这是迟早的事情。此前这位科普作家兼职打假人被人告上法庭过也被人恐吓威胁过,这一次榔头终于砸了下来。
 
  我是方的粉丝有些年头了,看着他与“老中医”斗,与“民科”斗,与“文傻”斗(后面两个昵称都是从他那网站学来的),但最精彩的不是与这些非专业选手之间的战争,而是看方毫无顾忌地揭下国内外的砖家叫兽还有无良商人的画皮。其实方的战斗历史远不止新浪专栏上所列的几大战役,只是最近的野鸡唐和李道长再次让他成为了焦点。在这期间有成功也有挫折,成功是因为方打中了对方要害,而挫折往往不是因为方打错了,只是对手和帮闲们太无耻。比如“珍奥”前两年还堂而皇之地走上了春晚,比如西安和武汉的地方法院葫芦僧判葫芦案……简而言之就是:水太深。
 
  媒体笔下的方舟子有些偏激偏执,言辞激烈笔锋尖锐。事实上也差不多,与人交恶后方舟子绝对会笔战不休,得罪人甚广,即使面对校友,也很不给情面。和媒体的关系不算太好,经常抨击媒体没有科学素养,包括央视、凤凰和南方系。本人学生物出身但爱好文史,对待文人总有点理工科人典型的智商优越感,挖苦起来言辞很暴力,一点都不把人家当做知识分子,但这点很对我的口味。印象中好像上海男人余苦旅老师和央视的柴静姑娘,还有新东方的罗老师都在其网站被点名。有些时候也被媒体戏弄,比如上电视节目辩论遭遇不公正剪辑,只能回家在网上为自己正名,他甚至有一个不良记者黑名单,有点孩子气。他的网站长期被国内河蟹,却又偶尔能够在央视或者门户见到其身影介绍公众所关心的科学话题,当然,其网站链接在上面是找不到的,甚至网站名字都一度“被避讳”了。
 
  大部分时候方是处于“进攻者”的角色,点火不说,还不停地扇风,着实是可恨。可有些问题上他却又有点出人意料,比如“转基因”和“圣元”,大部分人都在口诛笔伐的时候他却很认真地唱反调。因此有人说是因为他收了钱,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要收钱就可以摆平方舟子的话,类似唐先生这样的成功者应该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烦恼了。在论坛上,提起方舟子往往就会收到几页的砖头,支持者总是少数。不过看看这些砖头的内容就会让人相信真理有些时候真的是在少数人一边,因为辱骂诅咒和榔头一样,都是心虚者的武器。
 
  就是这么一个不怎么正常的人,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无比正常的社会,所以他显得极其的不正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失败的下厨尝试

  夏日炎炎胃口自然就差,即使坐在空调房间里面,面对饭菜也总有如同嚼蜡的感觉,于是琢磨着捣鼓些开胃的吃法。
  要问我会不会烧菜,答案是“不怎么靠谱”,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操练过。梅陇时期有段日子还时常亲自下厨,手法当然完全都是写意派,清理好主料配料也不管文火武火下料顺序,看到什么放什么,不过居然还能屡屡获得夫人的首肯。招牌菜素肠炒肉片、毛豆肉丁和酱爆茄子还连续获得好评,后来挑战煎牛排、土豆焗排骨等高难度菜式也侥幸成功了。不过基本上如果遇到必须亲自动手糊弄一下肚皮的时候,我的选择大多是拌面/米粉。
  既然是主动承诺要下厨,那么自然不能继续用广大人民群众熟知的路边菜来敷衍家人了。提前一天叫老爸买了些鸡胗,一大早亲自出门在水果店买了菠萝,在牡丹楼骗来了几包番茄酱,回家做菠萝鸡胗。立意其实挺好的,酸甜口适合夏季开胃,烧法嘛也挺简单的,套个东南亚口味的名头还能在家人面前耍个噱头,实战起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准备工作一切顺利,凤梨头还切下保留准备摆盘用。自从打着火那一瞬间开始,一切就开始脱离我的掌控。首先是控油瓶里面油不多了,纠结的我居然忘记了可以先关火再去取油。煸炒蒜片后男一号鸡胗出场,油少火大,几秒钟后就出现了部分烧焦的现象,开始烟雾弥漫。放入番茄酱米醋砂糖料酒等调味品还有女一号菠萝,一番搅动之后在燕子的提醒下才发现红黄柿子椒都还没有放……
  一团混乱之后,望着锅里的杂烩我作出一个决定,把凤梨头静静地放入了垃圾桶。卖相一般,味道也很糟糕,鸡胗没有入味,汤汁拌米饭倒还有点水果的香味。看着我在厨房里面热出的满头大汗,老妈和燕子苦笑着吃了几块算是给了我面子,老爸则是坚定地没有下箸。饭后统计成本:鸡胗十元、菠萝十元、柿子椒五块八、油盐酱醋等调味品不计、水电煤气等能源不计、场地设备折旧不计、人力成本……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