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8

地震(续)

  当整个国家的神经都被灾难狠狠地刺痛的时候,悲伤成为主旋律。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制造并传播出这么多关于捐款的谣言?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有短信欺诈出现在手机上?为灾区募捐,本来是同胞之间血浓于水的表现,也是企业回报社会的一种体现,然而发展到现在,气味正在悄悄地变化。说老实话,我觉得和平时期捐献一个合格的希望小学,远远胜过在央视晚会上一掷千金。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地震

  开会时收到朋友的手机短消息,说是地震了。第一个反应是惊讶,因为一切都很平静,完全没有感觉。回到电脑上看到消息已经满天飞了,才知道是四川,但是范围波及全国,据说徐家汇和陆家嘴的一些写字楼有明显的摇晃感。有消息说南昌也有明显震感,打个电话回家老爸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先放下心来。然后了解到初步测定震级为里氏7.8级(也有说7.6或8.0的),跟当年唐山大地震时相当,想来当地应该遭受了严重破坏。
  中学时候从老师那里看过一部唐山大地震的报告文学,加上家里有套《十万个为什么》,其中地学篇对地震这一重要地质现象有不少介绍,也算有点了解。知道地震预报在当下还是很难做到,即使是当年的海城,也是绝无仅有的孤例。值得庆幸的是我国大陆东南部人口稠密的地区,地壳活动基本上还是比较微弱的,而活跃地带主要集中在西南横断山脉~喜马拉雅一线,环渤海湾以及台湾等地。这次地震就是发生在西南地区,虽然从新闻得知全国范围内很多地区都有震感,部分地区甚至还造成了人员伤亡。但是主要都还是受到主震区影响触发的小规模地震,倒是震中周边地区需要当心短期内多次余震造成二次破坏。
  再来说说地震预兆,我国自古就有总结了很多经验,比如动物异常活动,水位突然升降,或者变浑变清,气味发生变化,甚至夜间可以看见天空中奇特的光芒或者异常声响等。这些其实并没有什么神秘,地震前往往会产生地磁变化,很多动物对此非常敏感,也容易影响地面上空电离层从而发光。地壳的运动往往又会影响地下水的走向,或者释放地壳下面的某些气体。问题在于这些现象往往没有什么规律,时间跨度和地域跨度都很大,人类也没有能力去采访动物,因此这些现象往往只能在事后被证明是所谓的“预兆”。所以网上某些人对地震局没有能够准确预报地震的指责完全是没有道理的。当然,在网上,几乎每天都有人在预测几周后或者几个月后要地震,那么总有“大师”会成功那么一次,然后被一群网民顶礼膜拜,这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偏偏让当地地震监控部门尴尬的是,就在地震的前两天他们还在辟谣,结果授人以口实。其实在我看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时候,政府如果贸然的发布警报,然后疏散人口,动员大家住在帐篷里,即使是在防灾经验非常丰富的日本,政府也从来不做正式的预报,一是为了避免恐慌,二是考虑到自然规律的复杂性。一个准则是:“开展预报研究是个人的事,但是要向公众作出预报必须有科学界达成共识。”很明显,现在还不可能有这样的共识。而事情发生后很多人第一时间访问国家地震局,结果流量太大导致网站无法打开也成了一些人指责的借口。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封锁消息?或者是反应慢?我有过网上申购基金的经历,时间点还没有到就已经无法打开页面了,当时也是骂娘声一片。其实现在资讯已经非常发达了,不再是什么事情都要等待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发布官方消息了,很多新闻网站都在第一时间发布消息通报震源和震级,事后看也大体准确。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非要去指责国家地震局网站?说老实话,我觉得有些人就是为了上纲上线,为了指责而指责。
  早上出门的时候瞅了眼电视新闻,新闻里通报目前已统计死亡人数接近一万人。大概2万多的军人已经到达现场,还有更多援救力量正在路上。希望人力能够减少天灾造成的损失,也希望政府能够加强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技巧,安置好受灾人口,更希望公众能够正确面对现实,齐心协力进行救助,而不是无谓的谩骂。
 
  最后提供一篇链接,有兴趣的话看看国际社会是怎么看待地震预报的,值得庆幸的是虽然目前还做不到准确的预报时间和地点,但是技术始终在进步,希望若干年后,人类能够建立起有效的地震预报机制,就像天气预报一样。地震预报的回归

Leave a comment

嘉兴

  隔三岔五地往返于沪杭之间,难免经常路过嘉兴。铁枪庙外的惊心动魄、五芳斋的粽子、南湖的菱角和红船,就构成我脑中嘉兴的城市符号。
  当然,江南七怪是金庸老先生杜撰的人物,我也没有去考证嘉兴城外是否真的有铁枪庙,60元的票价也让我对红船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粽子和菱角都是实实在在的,从火车站开始到火车站结束,一路上满眼都能看到这两样东西。可惜这次唯一吃到嘴里的只有宾馆里早餐拿了一个,菱角后来也忘记采购了。
  南湖和嘉兴城区真得都很小,小到很容易就徒步绕湖大半圈然后穿越小半个城区,唯一的一次借助交通工具也是打车没有超过起步价就到了火车站。遗憾的是天气不佳,空气不好,湖水也算不上清澈,南面靠近市府的地方很多地方还在搞建设,如果能够好好治理,也许几年新景区成了气候以后,看上去会好很多。

  南湖畔 绿叶墙 

Leave a comment

第一个五一短假期

  一大早就收到一个网友发来的消息:杭州真是漂亮!大概他也是五一假期去了杭州游玩。其实,任何一个到过这里的人大概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也不怪坐出租的时候司机不住地夸奖自己的城市,自豪得让我们开始嫉妒。虽然五月初的杭城已经暑意大盛,虽然糟糕的空气能见度和日益拥挤的交通让人烦恼,但是西湖边的青山绿水芳草嘉木仍然是中国东部城市中最棒的,杭州的居民也是中国城市人口中最幸福的一群人,特别是老年人:在孤山上范公亭里相约打牌,这大概是世界上最雅致的棋牌室;白堤上放风筝,整个北里湖就是他们的放飞场,相较之下中山公园的那点草皮就显得太局促了;湖滨一带的几乎每个亭阁都是开放的KTV包间,你能听到的除了你侬我侬的江南丝竹,还时不时听见飚两嗓子《青藏高原》或者《天路》。如果这个城市的经营者能够继续改善交通,进而让西湖水更清,天更蓝,那它将是我心中全世界最美的城市。
雷峰夕照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