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天空

傍晚5点钟的伦敦天空

Leave a comment

徜徉在大英帝国心脏

 

  圣诞和元旦之间只上了两天班,即使这样,当地人也大多选择休假,我们俩周日这天选择去白金汉宫前看传统的卫兵交接仪式。

  快十点才赶到白金汉宫附近,看到三三两两往回走的人,而且广场上人也不是很多,难道消息有误已经结束了?识途老马燕子很自信说还早着呢,在告示牌上一看十点半才开始。于是我们准备四处查看一下顺便抢占有利地形,最后选择了维多利亚纪念碑下面的台阶上,正对着最宽的The Mall大道,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当然最后发现此处并不是最佳位置,还不如挤到王宫前的铁栏杆外。

  人群渐渐密集起来,很多人都是全家老小一起出动,或者是还背着硕大的双肩包拖着旅行箱,上面的机场封条还没有撕下。我的身边就有一家人,带着两个小家伙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西方人很有意思,常常看到挺大的小孩还很心安理得的坐在婴儿车里被父母推着走,而常常又是还不怎么会走路的小孩就被抱出来满世界乱爬,父母在几米外聊天拍照,爬远再过来像拎只宠物一样拎走。换了在国内,年轻的父母如果敢这样早被家里的长辈给敲晕了。远远还发现人群里面还有一个小孩子一身皇家卫士打扮,把父亲肩膀当作坐骑,饶有兴致地四处张望,可是总不给我一个Pose,好生遗憾。

维多利亚纪念碑下的小孩

小卫士

  终于一群卫队士兵在骑警的引导下吹吹打打出现了。但是意外的发现不是电视上经常看到的红色制服黑色熊皮帽的造型,而是穿着灰突突的大衣,而且人数也不是很多,大概是冬天的原因吧。但即使人数差不多,感觉是远不如天安门国旗卫队那么雄壮威武,也许这就是另一种文化。

皇家卫队

  因为挤不进人堆,所以近距离面对皇家卫队的希望落空了,即使带了长焦镜头。那就拍点别的什么有意思的吧,比如伦敦警察。广场上有很多穿着黄绿色背心的大都会警察维持秩序,意外的发现还有身材很矮小的女巡警,不停的提醒爬到水池边的小孩子注意安全。不过即使是高大的白人男子,也基本上都是很和蔼友善。比如下面这位老兄,发现我躲在马路对面偷拍的时候,马上停下给了个灿烂的笑容,等到我给出OK的手势之后才继续执勤。后来我发现只要有人上去问路,他们的周围立马响起一阵快门声。

伦敦警察

  维多利亚纪念碑主体只是灰白色的一尊高大石碑,四面有女王和一些其他人物的雕像,倒是顶上金灿灿的女神雕像很抢眼。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发现女神的羽毛上居然有一只鸟,不慌不忙地俯视芸芸众生,赶快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一有趣的场景。可恨的是MSN上照片的最大高度只能是400,看上去效果大打折扣。

维多利亚纪念碑……顶上的飞鸟

  终于最后一小队卫兵也离开了,警察撤去了封锁线,人群散开,我们按照计划穿过广场前往圣●詹姆斯公园。回过头来看看,在英国人心目中非常关注的白金汉宫规模并不大,比起紫禁城比来只能算小儿科,但不能否认的是,每一个细节都很华丽,同样历史感十足。

白金汉宫和维多利亚纪念碑

  紫禁城外有中南海颐和园,白金汉宫外同样被四大公园给包围,而且全部免费,甚至几乎没有围墙,最小的就是圣●詹姆斯,但是却有最多的动物和鸟类。说它小,但是因为周边没有摩天建筑,其实在里面感觉也挺大挺宽阔的。一进去就是一个缓缓的斜坡,一队高大的树木仿佛卫兵,把公园和The mall大道给隔开。绿色草地上洒落着一些黄叶,试想一下如果是春夏之交,该是何等一番景象。

圣詹姆斯公园 

  园中一条河水缓缓流过,大量的水鸟在里面栖息,从我们熟悉的鸽子、海鸥、野鸭、天鹅到一些我还说不出名字的家伙。比如下面的这位仁兄。只要有游人投掷食物,马上围过来一群各种鸟类,完全没有怕人的样子。甚至还有那位仁兄的一位兄弟,大摇大摆地跑上路穿行在游人丛中,被人们拦住去路后很不耐烦地扇动翅膀表示抗议。

鸟……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

  还有就是松鼠,大概也是沾染了皇家习气,完全不像其他地方的同类那么胆小谨慎,而且都很有镜头感很配合,天生的模特儿。

圣詹姆斯的松鼠

  转过一座便桥,突然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古堡,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特别漂亮,蓝天白塔黄叶飞鸟,这段时间的桌面就是它了,燕子也在此处留影一张。

蓝天黄叶古堡飞鸟

古堡前的燕子 

  离开了圣●詹姆斯,我们穿过格林公园来到海德公园。说老实话,这两个地方不是特别精彩,大概跟天色渐暗有关(才下午两点,汗!)。海德公园倒是也有一条河,对岸就是肯辛顿花园,戴安娜王妃当年就住在肯辛顿宫,又称肯辛顿王妃。这条河就是为了纪念王妃而挖的,但是据说夏天的时候经常有人来这里河边日光浴,这可真是唐突了王妃殿下。漫步河边,许多飞鸟在此盘旋,难道它们都是王妃的粉丝?

海德公园河上的飞鸟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