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伦敦的鸟很多,最常见的是鸽子,完全不怕人。公司所在的HammerSmith,算是一条比较繁华的道路,附近有个小广场,几次经过都有鸽子超低空从鼻子尖掠过落在几米外的地上。在泰晤士河边的鸽子就更加嚣张了,直接扑到喂食的小女孩身上,吓得小鬼子尖叫不已。海鸟相对来说就要矜持很多,站在一边的栏杆上慢慢踱步,颇有点老派的绅士风度。
鸟
 
鸟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两件小事

  其实第一件小事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记错了燕子抵达伦敦的时间,结果当燕子从希思罗机场打电话到办公室的时候我目瞪口呆。于是乎只能跟同事去附近的地铁站月台上等待,一时间被上至老板下至同事的广大人民群众传为笑谈。
温布尔登的下午
(我们住的地方是同事Tim在温布尔登的家,伦敦郊区的一个小镇,也就是温布尔登网球赛的举办地。Tim本人是摄影高手,去年温网赛期间新华社的相关报道配发的就是Tim同志拍摄的照片哦。)
  第二件事情是昨天被警惕性颇高的警察同志盘问。由于是周末,虽然天气不佳,燕子还是带着我去Big Ben附近转转。过了桥我打算从河对岸拍张议会大厦的照片,结果相机刚刚掏出,一黄外套的黑老外就走上前来。先是问我们为什么要拍摄这里,有无带证件,姓名及出生年月等,才告知我可以继续拍摄。
泰晤士河·伦敦眼·议会大厦·大本钟
(这张“广角”照片就是在泰晤士河,画面中央偏右就是大本钟和议会大厦,如果不说,你们能看得出这是用几张照片拼接出来的吗?如果能够正确答对拼接位置的话将会有礼物哦。)
圣·玛格利特教堂  泰晤士河·大本钟

4 Comments

Greenwich Time

  抵达伦敦是格林威治时间下午四点左右,出机场坐同事的车抵达Wimbledon的住处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觉醒来早上三点多就没有了睡意,听隔壁同来的老库房间也传来响声,大概也是一样醒了。
  由于是周一抵达,也就没有更多用来倒时差的时间,第二天就得去Hammersmith的办公室上班。住处附近大概有个中学,因此早上出门的时候很多大大小小高矮胖瘦肤色各异的女孩子(好像全是女生),值得一提的是这么冷的天气里,还有这么多小姑娘们还是短裙打扮,不由得感叹资本主义社会孩子们身体就是好。
  之前已经听很多人描述过伦敦的地铁,如同传说中一般陈旧,线路也远比上海复杂得多,一天两趟下来只能勉强记住起点终点和一个转换站。
  伦敦的街道也如同传说中一般都是弯弯曲曲的,而且似乎除了第一天机场附近一段高速,市区内都比较狭窄,每次过马路的时候都还是不习惯先看右边。
  到了办公室发现,不少人都已经陆续见过面了。一番寒暄之后,大家也都知道了某人在飞机上吐了两次。然后是安排座位,申请无线上网,会议……十二点上峰在对面的泰国小餐厅请小组成员吃饭,结果发现吃起来跟家里的红椒牛肉盖浇饭是一回事情。
  伦敦的冬季天黑得很早,才下午四点多外面就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最终结果到了伦敦第一天就赶上最后一拨八点钟才离开办公室,实在是愧对等待我们许久的Tim了。在Morrison简单购买了一些食物储备,吃上晚饭已经是十点多了。于是,在英国的第一个二十四小时,就在不断的看手表和与时差作斗争中,结束了!
  

1 Comment

赛季结束了

  还有一周多就要去不列颠了,加上公司新来了个希腊帅哥也喜欢篮球,就有同志以Ricky告别赛的名义组织了这次活动。
  既然是告别赛,同志们自然很给面子,给了不少控球和投篮的机会,于是就有了几个蝴蝶穿花般运球突破然后自己把球带丢的镜头,好歹也算扔进去几个球。Tracy.LiaoSha同学的中投依然不让须眉,Parker.JianCheng同志的突破跑投还是那么精准,Y11.JianLei帅哥的翻身跳投仍就独步篮下。希腊帅哥自称是帕纳辛纳克斯队的粉丝,怎奈穿了双皮鞋,但是传球还是很犀利……名字太长了,暂且称之为斯潘。
  一个坏消息就是据斯潘同志透露,以前鬼子们下班后还会组织起来踢球,现在已经好久没有动静了,“Never do any sport besides drinking”。神啊,惩罚这些土豆们吧,这个冬天,就只能看着姚11和易9数日子了,我的赛季,结束了。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