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当老鼠爱上美食

  我钟爱的皮克萨今年夏天的新片主角再次颠覆性地选择了—老鼠,没错,而且是一只爱好美食的老鼠。对不起,我想说的是爱好烹饪美食的老鼠。这点,很不简单,做一个饕餮之徒很简单,足够强悍的胃和能够挑战酸甜苦辣麻还有臭(豆腐)的味蕾。但是要亲自下厨,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更何况是一只老鼠。

  让人受不了的是国内翻译依旧取了一个超级没有创意的《XX总动员》的片名。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下载的这个版本里面插入了巨多的垃圾网站链接,卡巴斯基不断告警,不由得继续怀念以前那个小区旁边的牒铺……

Ratatouile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双城*杭州

  有些时候真的觉得杭州和上海就是一个大都市的两个城区,距离太近了,特别是在有了动车组之后。当然,它们又是如此得不同,一个精致清秀如同盆景小品,另一个却是霓虹灯下的五彩橱窗。

  从感情上讲,很多从浙大走出来的人都会说喜欢杭州留恋杭州。不过这并不妨碍越来越多的人离开那里,而当中很多又来到了上海,然后开始周期性的怀念,包括我。正如某个很出名的上海文人评价另外一个城市苏州一样,杭州,也只能是我们心理上的后院。能够经常地走走,看看,也挺好。

今天路遇三次游客把保俶塔认作雷峰塔,大概都读过鲁迅先生的大作吧。

夕阳西下

   最近无可救药地迷上了黄昏。Royce说上海没有好景色,的确,黄浦江对岸的摩天楼群太高大太刺眼太霸道,远不如西湖来得含蓄柔和。

最近很喜欢这种光影

 

6 Comments

The Bund

  每次进城,要么是徐家汇-上体馆,要么就是人民广场-外滩,实在没有什么创意。But to be honest,作为一个IT蓝领工人或者说外来入沪务工男青年,这两个地块对我来说就构成上海市区的完整符号了。
  今天晃到外滩的时候正值4点多,下午的光线很好,落山前的阳光投射在黄浦江对岸大楼的玻璃幕墙上,再反射在江面上,煞是好看。不由感叹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把来来往往其貌不扬的货船都换成洁白的帆船一定更好。此念刚冒出,脚下一运动帆船刚好经过,手疾眼快抓起相机却罢工了:镜头触点接触不良,都是海边沙子惹得祸,还是我刚刚的念头太不厚道老天故意耍我?
5
 
  外滩一如往常的人流如织,推销劣质玩具的某甲、派发机票卡片的某乙、拍摄数码快照的某丙以及现场绘制肖像的某丁们也一如往常的混杂在人群当中伺机寻找目标。不过看得出来,在一大半游客都挂着相机逛外滩的年代,拍摄快照的艺术家们生意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受心情所累,跟少数不明事理的游客就质量和价钱问题争吵也就是难免的了,幸好今天我唯一的顾客没有像平时一样对照片效果大加指摘。刚刚知道隔壁小Ro家长来南方视察工作,今日也在小Ro陪同下逛外滩,可惜遇不上。
2
 

3 Comments

初试反转片

  杂志上网站上常常能够看到这样一种图片效果:颜色艳丽,反差强烈,主体突出,甚至有点诡异。而平时拍摄的照片却没有这种效果,平淡得多。于是就有牛人告诉我这叫反转片负冲,是一种传统胶片常用的手法。数码照片同样也能出这种效果,简单点的比如用“光影魔术手”之类的软件,可以傻瓜式的一键即得,方便得很,复杂点也可以用PS来进行通道调整,毕竟是所谓的“数码暗房”嘛。

  网上有很多用来实现反转负冲的介绍文章,大同小异,最多就是某些参数稍微一点点差别,大概是各人审美观不同吧。Google之后就开始实战一番,得到了下面这个效果。色彩的冲击力确实强烈了许多,特别是在电脑上直接看大图的时候。美中不足的是天空的颜色明显不对,大概是参数问题吧。下次为MM拍摄人物照或者静物风光的时候可以再尝试几次。

处理前 处理后

2 Comments

海的礼物

  其一是晒伤的地方开始脱皮,其二就是带回来的照片。旅行结束后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在电脑上挑选照片:欣喜、惊讶、遗憾……
  开始期待下一次的旅行。

3 Comments

从山到海

  疲劳中结束了旅行,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的艰苦攀登,途中遭遇了淋雨和道路被破坏,手脚并用穿越树林,衣服被刺破,手臂被蜇伤,在公路边的碎石地上搭帐篷,天气变化无法出海,躲在沙滩一角烤茄子青椒和土豆(因为准备的肉类都变质了,所以只能就着沙子吃烤地三鲜),手臂再次晒出了斑马纹,近乎发亮的脖子……值得庆幸的是在台风罗莎来临之前回到了家。
  除了这些混乱,剩下的回忆也不完全都是遗憾。
  在山庄的地板睡了一宿后,清晨的雾气忽聚忽散,第一个久违的风车终于在雾气消散的间隙出现在山后。早饭完毕队伍继续出发,走近这些四十多米的巨人们才真正体验到它们的高大。厚重云层的影子不时给山体穿上墨绿的迷彩衣。
风车巨阵
白色巨塔
  好天气似乎能够给大家带来足够的体能,这时已完全看不出前一天的狼狈样。
在路上
  临近中午,终于赶到了与司机事先约定的地点,做一个胜利的手势庆祝一下。 
胜利
  离开括苍山,收到的消息是天气问题无法出海,一行人只能临时去象山松兰山海滩。天空很蓝,阳光灿烂,有大团大团的白云,还看不出来台风要来。
松兰山海湾
  出现在海滨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海面上很多云,阳光从这些云缝中投射下来,沙滩上人还很少,连脚印都没有几个。
  海浪不知疲倦地冲刷着沙滩,前一波的泡沫还没有消散,后一波已经冲了上来。
海滨晨光和浪花一起飞舞
  一对碗,一对勺,一对人。
望海
  最后再感受一下山风与海风的不同。
临风望海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