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新家伙比想象中难用

  It’s ture!更让人烦恼的是套头,永远只能缩两档光圈。原来真的不是有食指的人就能摄影。
黄昏的万体馆,工人正在拆卸白天的招聘会场,在高大的建筑前,他的身影显得很渺小。
  黄昏的万体馆,工人正在拆卸白天的招聘会场,在高大的建筑前,他的身影显得很渺小。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