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将背包填满

  燕子在周一回国了,我们可以开始计划即将到来的黄金周了。这个时候才开始准备,去我们俩都心仪已久的西南似乎太紧张了一点,那就到隔壁的皖南转转,走走徽杭古道,看看徽派建筑。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所有景区都将挤满了男男女女,包括旅馆和旅馆的厕所。我想把旅馆背在背上,也许安全一点点。
  燕子很相信我,即使一边流鼻涕一边咳嗽的我似乎就是在一瞬间冒出这个念头的,也答应了我,并且和我认真地谋划。猴哥就要谨慎很多,提醒我户外旅行需要很多准备,会有很多困难。不过在我的坚持下,猴哥也动心了,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在猴哥的信息支援下,加之这几天在家上网做了些功课,基本的路线行程已经安排下来。我向来不喜欢快餐式的旅游方式,一天一个地方,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路上。我期待的假期方式是每天走一点点的路,然后在某个风景不错的地方坐下来眺望,躺下来发呆……当然,一切都要看在老天爷愿不愿意给我们提供一个晴朗而又不失凉爽的假日天气了。
  有人说户外运动是米人的运动,但是我想穷人有穷人的解决方案。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原则,我们也只是采购了一些基本的装备:背包、帐篷、地席、睡袋、照明等,其他的附加设备就等着以后一件件添置了。背着硕大的背包回家的路上,我牵着燕子的手说:我就是你的手杖。
Advertisements

5 Comments

燕燕于飛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飛,颉之颃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5 Comments

闷骚

  基本上,我认为自己是个闷骚的人。
  当然,也曾经有过偶尔一两个人这么说我,不过似乎不多,说明我给很多人的印象还是很憨厚很无害的那种猪哥。其实,我经常会有些很奇怪很夸张(当然不见得就会很危险)的念头。幸运的是,为了不让轻信我的人受到太多的惊吓,这些念头不是消灭于萌芽,就是激烈天人交战后不了了之。于是,没有特立独行,也没有标新立异,当然更不会有类似报复社会的举动。能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爱着我的那个丫头儿,守护着她;安安心心从事着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为将来做积累;定期跟健身器材搏斗,偶尔和朋友聚会重复介绍减肥成就;BBS上面交换一些有聊的无聊的话题,今天装成熟明天扮幼稚;投资于某些爱好,虽然很清楚,连个票友都算不上;在四十个频道间检验遥控器的耐用程度,顺便背熟了大部分广告;……不说了,后面可能越说越琐碎,我不希望让自己肝火旺盛,那样比较愤青,尽量的轻松一些比较好。
  自从丫头走后,睡眠时间一直比较短,看上去也许会憔悴一点。我就有理由说:这都是为伊消得如此。欺妻之罪,其心可诛。不过,这满肚子不合时宜,大概真的是因为单身汉生活不适应综合症给闹得,看似自由,实在乏味。好吧,我承认,我犯相思了,而且愈演愈烈,还有一周时间,我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
  燕子,很想带你去远一点的地方,就等你回来了。看看山,看看水。智水仁山,我非智者,人品也差,所以我决定乐山也乐水。

5 Comments

天凉好个秋

  “一阵秋雨一阵凉”,两场雨过后,秋天的味道开始浓了起来。不用为热浪所苦,上下班变得轻松多了。这两天公司里几个同事出发去了伦敦参加Company day,偌大的办公厅也显得安静了很多。
  生活还在继续,即使很平淡,淡得如同我面前的这杯袋装茶。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