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6

七夕

  媒体的力量是无穷的,天天叽叽歪歪的瞎忽悠,连老妈都知道这是中国情人节,还在电话里问准备怎么跟燕子庆祝……

  该怎么庆祝呢?跟燕子同去伦敦的同事已经回来了,燕子的归期还没有确定。这个庆祝嘛,看来只有利用MSN跨洲联线了。

  读了好友的雄文,拜服。

2 Comments

风,风,大风

  上海这地方总是很大的风,全年无休。如果你工作或者居住的地方在高层建筑里面,而且该建筑的隔音不是特别好,窗户有点缝隙的话,就很容易整天被一种“呜呜呜”的声音困扰。比如我现在。

  午休的时候靠着椅子养神,一边听着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来的鬼哭狼咽声,一边百无聊赖的盯着头顶天花板上的送风口,一段短短的红色带子正在不紧不慢的飘动着。一时间很容易产生错觉,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联系到前段日子刚刚复习了一边的《Alien》,不由得脊背一直……

  白日梦啊。

3 Comments

七月快结束了

  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很简单:上班工作,下班回家,健身房里跑跑步称称体重,无聊时看看电影洗洗衣服,偶尔出去参加个把报告。看到日志上荒芜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上面涂抹几个字算是应付,over。

2 Comments

发烧

  黑暗中睁开眼睛,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汗酸味。脑后的枕头和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连同身下的竹席。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看看时间,北京时间凌晨两点五十。法国和葡萄牙的半决赛应该快要入场了,可我却一点看球的精神都没有。摸摸额头,还是烫烫的……

  昨天白天在办公室的时候就觉得身上各处总不是一阵疼痛,脑子有点晕乎乎。下班后回家还勉强上网跟猴哥聊了几句,很快就支撑不住倒下睡觉了。大概是前天整个晚上忘记关空调,昨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又淋了点雨吧。老了,抵抗力下降好多

  今天精神好了一些,下班后跟同事打了一阵子乒乓球,去健身房略微活动一下后蒸个桑拿,感觉轻松了一些,出的汗不再是昨天晚上粘粘的带有浓郁酸味的那种。

  提醒一下周围的人,更加提醒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锻炼不能放松。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