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6

美食南昌

  一提到吃,首先想到的都是川鲁淮粤这么四大菜系。上周回家看望父母,提到南昌的餐饮消费,家人都说这些年着实火爆。奈何离家多年,每次回家都只能浮光掠影的勾留几天,因此也不怎么能够体会到。今天在网上看到这么一篇文章,一下子把馋虫都给勾出来了。值得一提的是,文中提及的几个餐饮一条街都在我幼时成长或者读书的地方旁边,不由得再叹一声,早出生了若干年。

  旅食南昌:带甜味的辣冬天

  在中国的嗜辣版图排行榜上,川渝、云贵与湖南的地位往往因各地说法的不同而交替升降,“云贵辣不怕,湖南不怕辣,川渝怕不辣”之谓,早已深入民心。但这种过分张扬西部地区的说法让地处东南的江西人颇为不快,我的一位在重庆生活了多年的南昌朋友说,赣菜之辣,其实并不输于川菜。另一个刚从江西回来的驴友提起他在萍乡吃到的米粉,也是连连摇头,说是辣得他“甩手就走”。这倒让吃遍了前言中五个嗜辣省市的我产生了立即想要去吃江西菜的冲动。于是,年底前的一个周末,我邀约上一位同好,专程前往南昌,一尝赣菜的火辣。

  从阴沉的成都来到阳光灿烂的南昌,我们精神的不由为之一振。这是一个不算繁华却也不乏活力的城市,由老城与刚好建成的新城构成。由于是忙中偷闲专为猎食而来,我们匆匆在洪都宾馆下榻后,便立即出门开始四处搜寻。果然,出租车司机提供的情报与我在网上查到的信息相符:孺子路是主要的餐饮一条街,以中、低档消费为主,福州路其次,以中、高档消费为主,民德路则是酒吧、茶楼一条街。至于宵夜的地方,一是绳金塔的众多汤馆,一是建德观的火锅一条街。而早点的著名吃处,是在东湖旁的羊子巷。

  说起江西菜,除了辣,最著名的无疑是在全国各地餐馆都能见到的“瓦罐煨汤”了:硕大的瓦罐里,底部是木炭暗火,其上为数格环形铁栏,分置十余只小汤罐,密封了细火慢煨。这种形式感极强的吊汤方法,与广东人的老火汤鲜明地划分了彼此,所以前者名“煨”,后者称“煲”。不过,真正的关键之处,还是在于其众多汤品的——借用中医药的术语来说——配方与配伍上。据说南昌所有著名的汤馆如龙老五汤店、明朝铜鼎煨汤府、民间饭庄等,都有各自的秘方,并都申请了国家专利。我曾在重庆南方花园的好吃街见到两家相对而开的汤馆,都打着“江西民间瓦罐煨汤”的招牌,一边以“瓦缸寨”为号召,另一边则针锋相对地拉出大横幅,上书:“瓦罐易寻,秘方难求”,虽让人不免失笑,却也可见,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是何等强调其秘方的重要性。

  我打算在至少两个著名汤馆中勾留,并且,同时要分别吃到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正餐和小吃。孺子路上,系马桩路口的名店“民间饭庄”成为首选之地。这里以煨汤和中餐闻名南昌。不过,说实在的,我们之所以去此店,其实有点望文生义,是冲着了“民间”二字。不出所料,这个并不大的酒楼里挂满了各种荣誉牌匾,时间正是中午,食客坐得满满的。我们落坐后,不免先又感叹了一下两个人点菜的尴尬境地,然后几经斟酌,要了庐山地耳、水煮鄱阳湖黄芽头、红烧石鸡三味热菜,汤则专门点了最普通的黄豆炖猪手。由于中午不想喝酒,冷碟就免了。先上山耳,虽然吃来清脆可人,但也未见特异之处,尚可;再上水煮鱼,便吃出传说中赣菜的辣来了:绝不柔和的干辣,但又出人意料地带着明目张胆的甜,——我想说的是,我没弄明白这浓重的甜味何以未能使那猛烈的辣意变得温柔一些。一定是厨师在五味调和的功夫上下得太少了。我的同行者刚尝了一条鱼,就说,估计待会的红烧石鸡也是这样的,会不会是因为江西在地理上与江浙一带太亲近,就借用邻里的一缕甜腻,来平衡本土的这点燥辣?

  至少有一点他没错:红烧石鸡的味型与前大同,并明显稍逊。值得一说的是,所谓的黄芽头,其实就是川渝的黄腊丁、湖南的黄鸭叫、江浙的昂刺鱼与东北的刺嘎鱼,而石鸡本应是庐山溪涧中的一种棘皮蛙,但我们在上菜后发现有异时,服务员才说是以牛蛙代替的。我们不知石鸡是否是保护动物,如果是,自不该吃,但对这种李代桃僵的手法却颇有些不悦。最后上来的煨汤,并没有改善我们的这种心情:刚入口时确实还有点醇厚之感,但稍停之后再喝,腻味出来了,这才发现豆香并没完全释放出来,一罐汤分出了两个层次,——同行者说,这汤还是要以融为一体更令人心服口服。

  除了民间饭庄,孺子路上吸引眼球的是真真大餐馆、南昌人家与正在装修的当地名店家常饭。因此,我们以为作为南昌最闻名的餐饮一条街,多少有点出人意外。倒是路两旁的居民楼和小巷口处处悬挂的腊鱼、腊肠与腊肉,比每家饭店都挂出的“预订年夜饭”更加强烈地宣示着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两位妇人向我们解说了南昌腊制品的做法:将盐与香料涂抹于原材料上,然后在容器中腌上7天,再取出风干即可。这种手法在四川被称为酱肉或风肉(根据调味料的不同而有所区别),腊肉嘛,必然是要经过一番烟薰火燎的。从她们口中,我们知道在南昌最有名的腌卤店叫“煌上煌烤卤”,开了许多连锁店。可惜我们必须加速消化肠胃,以便在晚上去领受传说中的南昌米粉。

  出于一贯的小店觅食原则,我们在华灯初上时放弃了民德路,转而到了绳金塔。这里有一座由苏轼题写的“豫章驿道”石牌坊,虽是新修的,但在夜光之下倒也显出了一点古意。旁边,一座修茸一新的民俗酒楼“灶王爷”灯火通明。不远之外,便是当地尽人皆知的两家汤馆:龙老五汤店与豫章大老五汤店。先到龙老五,一看,跟中午的饭庄风格相近,便退了出来;再去豫章大老五,旁侧一列影壁,正中一个小门脸,玻璃墙内,左边是堆满菜品的明厨,右边是正围着小方桌吃东西的食客,简朴而温暖,让人陡生亲近之意。就是这里了。

  很多时候,人的直觉还真灵。一罐同样极为普通的筒骨墨鱼红枣汤,在这里给人以厚道与清爽兼得的口感,我想,该是墨鱼特有的向内收敛的味感限制了筒骨的油性夸张,并且仅以6元钱即可享有。更加物有所值的是1元钱的拌粉:将滤干了水分的米粉,用了6种调味品(腌菜、萝卜干、干椒、剁椒、复合味酱油和青葱花)细细拌好,香辣之气随即四溢开来。因为是干拌,口感略涩,但由于米粉质地细腻,就同时也奇怪地有了细滑之感。此时,再佐以爽口的骨头汤,江西菜的妙处便在这夜色中极清晰地显现出来了。

  我们深入到后厨,想一探此店煨汤的秘技。女老板刘方慧大方地让我们进去,一看之下,不免有点失望:原来他们并没使用南昌汤馆招牌式的大瓦罐,而是用的一只大铁柜。刘方慧说,大瓦罐确实好看,但小瓦罐的放入和取出都极为不便,像他们店这样好的生意,忙起来就更显添乱,这才改为直来直去的铁柜。仍用木炭,密封性还提高了。她说,本店的绝招不在罐子或柜子,还是在怎样配料上。她提醒我们看店里多达21种的挂牌汤品。

  南昌的冬夜是温暖而美妙的——至少对刚暖了身子的我们来说是如此。趁着兴头,我们决定步行去建德观的火锅一条街看看:要是通过这小小的徒步有所消耗,而建德观又都不全是重庆或四川火锅的话(最好是南昌特有的麻辣串,我们白天已大致看见过它的热闹劲了),就再宵一次夜。没想根本等不及我们走出多远,就被一个叫“毛女大排挡”的路边店所吸引,一人吃了一只据说是南昌市独此一家的油炸汤团;经过“黄秋园纪念馆”时,又忍不住一人吃了一碗不错的“滁槎米粉肉”,——这自然又是望文生义的手笔,结果米粉肉与四川的粉蒸肉类似,而“滁槎”是南昌县东昌镇的一个小村落。经此两役,到得建德观时,我们哪里还吃得下?匆匆在这条只有10多家店的火锅街上走过,高兴地发现前来拉客的全都操着典型的“川普”后,我们就显得颇有先见之明似的,心满意足地睡下了。

  这样,第二天的早点自然是瞄准多时的麻辣串了,——谁会舍不得酒店里毫无兴味的免费早餐呢?我们在新一天的阳光下坐在羊子巷的一家路边小店中,昨天路过时那个在灶前操作的小女孩继续在煮食。麻辣串是瓦罐煨汤之外南昌另一种颇有形式感的吃食,一只大大的双环锅,外环划为数格,各种各样的串串埋头泡在一锅沸水里,而吃客们当锅一字排开,守着这只大锅,眼神都极专注地看着那些串串们。这锅子的内环里还能煮米粉,——在南昌,它要是不能煮米粉就真是奇怪了。于是我们对小女孩的导食言听计从,心悦诚服地在吃了一些串串后又各来了一碗煮粉。嗯,这次不一样,依然辣,但有一种浓烈的异香充斥于唇齿之间,让我们一时难以舌辨。问,不答,同样是秘方。此时额头见汗了,阳光似乎也更好了,南昌的冬天真的很温暖。

  本来以为此次短暂的赣菜之旅就此结束,不曾想两位新结识的当地朋友又让我们吃到了他们平常爱去的一个市井小店的美味。那是民德路上一个小巷中的“大头壳烧菜馆”。此店虽以烧菜馆为名,其招牌菜却是两道热炒:螃蟹角与酱干,是人人来此必点的。螃蟹角是用花蟹拍碎后大火炒成的,当然地辣而甜,但二者结合得天衣无缝,细品之下,感觉其中的甜味来自于醪糟,不经意间便消解了辣椒的燥意。用勺子于盆中捞出底汤察看,果不其然。至于酱干,则是酱香型的清炒豆腐干,清淡而略嫌味平。倒是另一盘藜蒿炒腊肉让人惊喜,这道江西菜的代表作让我们尝到了鄱阳湖的清新气息,——这话不是吹的,尤其当我们即将离开,回到家乡之时。是的,成都什么都好,要是也能这般有蓝色的天空和灿烂的阳光,不是会更好吗?

注1:孺子路,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这里有我的外婆,羊子巷,就在孺子路的中段,原有一个很大的菜场,家人买菜都在这里,小时候很喜欢吃这里某家的煎饼,形状很怪,像两个斗笠扣在一起的。后搬离此处,但在东湖边二中读书时常走这条路到老宅的舅舅家吃饭。
注2:所谓“煌上煌”,以前曾经带过几次到杭州,xmap想必还记得酱爆鸭吧,哈哈。
注3:大头壳,小时候我就常被这样称呼,因为脑袋显得有点大,正确的读法是“taitouko”。

Advertisements

33 Comments

老黄一吼天下惊

  基本上,每天看看msn中的好友个人说明,就知道当日广大网民关注的焦点是什么。比如今天的密斯脱黄。

sukercr(小黄疯了)
言简意赅,一针见血的说出了事情的本质。

mercury(那惊醒我的一通狂吼)
可惜的是居然没有惊醒我,不过昨天晚上应该没有其他人在电视上发飙吧,我不能确定。

RedLara(像黄健翔一样去战斗..)
小黄同学的书名也被用来kuso了,不过强烈不建议师妹像黄一样歇斯底里,那样就不可爱了。

ROBIN(意大利的绝望祷言)
当心小黄同学对你有意见

vincent(最后一秒的奇迹总是让人疯狂)
这厮总是那么深沉……

Jenn(hjx激情解说)
……我怎么会联想到某种小广告

 

2 Comments

千里走单骑

  上次说到Ricky在申城街头和地铁中上演了一把“生死时速”,总算在最后时刻赶上火车。饱睡一个晚上,以确保出现在父母面前的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儿子。不过下了火车后,兴奋了不到半小时,游子就在故乡遭受到了第一个沉重打击。已经买不到第二天的卧铺票了,连座票都没有了……

  第二天,在父母的叮咛下,Ricky背着行李登上了回沪的火车,直扑列车长席。然而看着卧铺补登表上面30多位先来者的大名,我明白,想补个卧铺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844公里,14个小时,一个晚上,千里走单骑。

1 Comment

Country Road

  用一身大汗证明花五十分钟从上海南站的公司出发最终登上上海北站的火车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还是在暴雨间隙。也许是出发前意外在MSN上看到燕子带来的幸运。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快到家了。看不见山了,连个小丘陵小土包都看不见了,只有农田池塘和村落。

  老爸在车站等得心焦,电话打来催问。原来是晚点一个小时,在铁道连续提速的时代,沪赣间最重要的列车还慢成这样…算了,到家就好,别影响了好心情。

———————-
欢迎使用移动邮件ucmail

Leave a comment

Another day without you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出小区,汗水已经把背部衣服润湿。下午四五点的时候风雨突起,天色骤然变暗,却隐隐透出点诡异的光,一声巨雷下起了大雨。一边记挂着阳台上的衣物,一边跟同事调试BUG,轻轻叹口气,反正今天不会太早回家。编译的空隙切换到MSN上,VIP组里的小木偶,还是红色的。

  ……

  走出办公楼,却已是10点多。还是回家睡觉明天早点来处理未完成的工作吧。临关机前最后一次打开MSN,小木偶依旧静静地在那里。

  ……

  Another day without you.

Leave a comment

Crash

I just watched the new film – "Cars" – on last sunday. But this morning, my officemate told me in elevator, that another film – "Crash" – just happened in London 12 hours ago… Damn it.

The first thing after I sat down is check my email. Fortunately, it looks not serious. However, I still feel not good enough.

7 Comments

Cars

  在德国世界杯持续十多天的地毯式轰炸下,开始产生了一点视觉疲劳。周末十二点从外面吃“早餐”回来的路上,闪进常去的碟铺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消磨掉这样一个下午。

  我看到的是《Cars》。很奇怪为什么Pixar出品总喜欢用《某某总动员》的中文名,这次是《汽车总动员》。几个月前就在《看电影》上面看到这部片子的介绍,本着对皮克萨品质的一贯信任,没有多做犹豫就决定了,就是它了。

  除了《超人总动员》的主角们是超级英雄(算是人类吧),皮克萨的主角们有蚂蚁、玩具、怪兽、海底生物,这次更加颠覆了,主角是各个年代各种类型各种款式的……汽车。不过不用担心,皮克萨的编剧们从来不会炮制出类似央视曾经播放的《四驱小子》(日本)那种品味的低幼年龄段动画片,皮克萨的动画片是拍给成人看的(不要误会成日本成人动画)。复制故事情节简介如下:一部时髦拉风的赛车,梦想获得北美赛车最高荣誉“活塞杯”,成为车坛新偶像。但不料却在参赛途中意外迷路,闯入一个陌生的城镇,展开一段超乎想象的意外旅途。

  美国被称作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公路交通发达,车辆拥有率很高,而且酷爱赛车运动。当然美国人搞起体育运动来总喜欢特立独行,比如说NBA就跟国际篮联在规则上有不少区别。回到赛车上来,全球最炙手可热的赛车运动F1到了北美也就只能屈居第二,美国人最痴迷的还是纳斯卡赛车,多年前我曾经玩过一个赛车游戏,觉得巨无聊,后来才知道F1车手阿莱西有句很经典的话就是:那个在“椭圆形赛道上一圈一圈傻跑”的比赛。这里就是影片中的“活塞杯”的原型。

  影片一开始就把我们带到了跑道上,拉长音调的解说,节奏快速的摇滚,高速旋转的车轮,风驰电掣的车影,还有从贴地角度看到的飞溅的沥青碎屑……慢着,观众席上的如痴如狂的观众们,维修站里的工作人员,还有卖爆米花和汽油可乐的小贩——都是各式汽车。

  情节就不多说了,免得曝光太多没有悬念,但是皮克萨的技术进步还是值得再次强调。这次买的碟片效果很不错,新车考究的反光漆和破烂旧车的锈斑都表现得很好。高速运动中的场景流畅程度让人叹为观止,简直跟真实场景没有区别,《头文字D》与之相比显得太寒酸了。里面有一段主角赛车McQueen跟“女主角”保时捷Sally在北美西部的山道上飚车的镜头,郁郁葱葱的森林,洒落满地的落叶和阳光,气势宏伟的红色巨岩和瀑布,配合乡村音乐……所以说这样的动画片只适合成人,小孩子估计不怎么能看懂。

  有对师弟师妹前不久刚刚购车,看得出爱车已经成为他们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因此这里也特别向他们推荐——《Cars》,重点是从1:12开始的那个桥段。

  (正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央视第十放映室刚好也在推荐这部电影,这还正是巧……先发布吧,黄金配角吴孟达的专辑可不能错过了)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