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6

Black Duck

  第一次听到黑鸭子这个名字,似乎是在读初中时某次电视文艺晚会上,镜头从在舞台中央演唱的歌手身边扫过,看见几个年轻女孩一身白衣,并排站在舞台暗处唱着和声。因为这个名字很怪,“黑鸭子”(为什么不是小百合、小星星这样的名字?),更因为她们的和声确实很好听(后来知道,流行的说法是如同丝缎般,滑滑地包围着你的心,在天衣无缝的调和与交汇中,带给人惊世骇俗的纯真质感。冰清的音色柔顺地从耳边掠过,象一匹拿捏不住的丝缎,融溶了,化作脂而不腻的漩涡,在优美的弧圈……等等等等),于是,“黑鸭子”这个名字留在了我的脑海里。只是,那个时候,中学生们耳熟能详的是四大天王、小虎队和林志颖。大陆歌手尚且要靠边站,更何况几个唱和声的配角。

  一晃就是好多年,四大天王现在更多的是在电影中出现,小虎队解散从军复出各自发展,林志颖据说现在改行开赛车了,新人F4火了一阵现在也很少出来恶心大家了。但偶尔还在一些电视剧的片尾字幕中看到有黑鸭子的参与演出,我一直很疑惑,这么多年过去,韶华已逝,青春不再,黑鸭子的声音一直却始终都是很年轻,依旧空灵动听。前段时间在某同事的共享文件中发现了一个她们的专辑,都是些老歌翻唱。今天中午戴上耳机听听,再次被打动了,不管是红色经典还是港剧配乐,熟悉的旋律在她们的轻吟低唱下,演绎得如同丝缎般,滑滑地包围着你的心,在天衣无缝的调和与交汇中,带给人惊世骇俗的纯真质感。冰清的音色柔顺地从耳边掠过,象一匹拿捏不住的丝缎,融溶了,化作脂而不腻的漩涡,在优美的弧圈……(请原谅,我只能再次引用一下上文,特别推荐《珊瑚颂》、《万水千山总是情》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想从网上了解更多关于黑鸭子的信息,这才知道,这个组合已经经过多次新陈代谢,期间还有过一次不愉快的内讧,甚至闹上了法庭。看到这里,稍觉有些不完美,感觉挺遗憾的,潜意识中还是期望美丽的声音生活中也少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斧头C vs 锄头J

  除了中学时学了段BASIC,进入大学后一直都是学习C/C++的干活,大部分时间里也都是跟VC打交道,从最会利用向导写几个按钮触发函数,到后来深入到Win32应用程序的方方面面,积累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中间也有过一些类似为手机编写应用程序和实现该应用程序的Java Applet版本等的小插曲,可前者根本就是VC的另外一个版本,做那个Applet也是凭借一点基础概念一边学习一边实践。

  虽然很明白,要成为一个合格的IT外来务工青年,斧头或者锄头,都只是工具只是手段,但是拿惯了斧头的手挥舞起锄头来,难免会有点生涩。当然,理想状态是左青龙右白虎,斧头锄头内外双修左右互搏……咳咳,废话就不多说了,开始操练,坚信:转型是必要的,前途是光明的。

  的确很久没有更新了,一下子就到五一了,继续锄草。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