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5

胜利红旗下的一地鸡毛

  中国球迷实在没什么福气,在其他球迷兴高采烈或者捶胸顿足的观看明年世界杯预选赛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后半夜爬起来看中国青年军的表演。至于曾经被媒体渲染了一通的“中哥(斯达黎加)复仇之战”,除了长沙当地球迷,暂时性被大家忽视了一下。

  不过国足大哥们对此不高兴了,媒体上开始看见这样的声音:(中青)拿了冠军又怎么样?没听过要老的学小的。注意这里还有一个潜台词:你们还拿不到冠军,就算拿了,回来还是得给我们这群大佬拎包提鞋。在媒体职业素养普遍堕落的年代,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实的声音,就像我不能判断此前听到的中方教练告诉记者“让他(克劳琛)折腾去吧,看他能折腾多久”是否真实一样。这种内部的勾心斗角真的让人有一种极度恶心的感觉。

  说起媒体,今天看见一篇巨搞笑的文章,大概是记者想捧足协巨头臭脚找不到题材,让我们看见这么几篇报道:《众将身着红上衣领队不剃光头 国青好运有“内幕”》、《崔大林现场看球只穿红衣 冯剑明大赛前绝不剃头》、……让我恍然大悟:原来青年军们的胜利与他们的场上表现无关,与主教练的派兵布阵无关,关键在于巨头们“作法”,真是“中国国情”。

2 Comments

中青队又赢了

  因为睡意太浓错过了第一场送给土耳其的压哨球,但是中青队第二场对阵乌克兰的比赛没有让我失望,甚至更多的是惊喜。略显紧张的开局,19分钟丢失第一个进球,我似乎看到了过去很多场合下我看到的中国球队。但是接下来中青队很好的接管了比赛,场面上占据了一定的主动,经常能够看见漂亮的传接配合和个人突破。以前一直有一个观点,中国足球没腰,不过这一届的中青队中场的表现并不弱于两个对手。终于,有了中场的支持,换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凌空抽射和一个点球。虽然很快中青队因为自己的年轻和不冷静,导致比分再次被扳平,而且进球功臣朱挺被罚下,陷入以少打多的尴尬局面。但是,最最令人惊喜的是,就是这种尴尬局面下,他们挺住了,并且继续给对手施加压力。最终,他们的努力创造了第三个进球,战胜了对手,也给熬夜看球的我们带来了快乐。当然,这中间很多人应该也像我一样,花了很长时间才入睡。

  如果说上一场的压哨球,很大程度上是意外,是运气。这一场比赛运气的成分应该可以忽略不计了,胜利依靠的是战斗力。不知道博彩公司会不会再次调整赔率,同时希望中国小伙子的精彩世青之旅可以一直走下去。至于“倒克(劳琛)”是出于对中国足球的认真负责还是某些心理作祟,我更加希望赶快把这个忘掉……我们需要的是胜利,如果没有胜利,就请给我们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而不是一地鸡毛。

  为了表示对胜利的喜悦,特地穿球衣上班。

3 Comments

谈论Ricky的肥胖问题

……宝宝就我的肥胖问题写了篇日志,要引起重视了。

引号

Ricky的肥胖问题

 我刚起了一个标题,还没有写内容,被RICKY看到了,他紧张兮兮的问我要写什么内容?我说还没有想好呢!他怕我说他坏话了。嘿嘿……

肥胖的状况

  按他自己写的一段BLOG的文字是这样的:

    一个身高和体重都在175左右的肉球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真的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我的对手,似乎都感到很大的压力……一个不断喘气汗流浃背的袖珍奥尼尔。

  身高和体重是1:1的比例,一厘米一斤肉,实在是太超重了。再长几斤肉就是我的两倍了。肥胖可不是一个好事。各种和肥胖有关的病可真不少,所以肥胖是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给人的感觉也不是很灵便,看上去也不是很有精神。

肥胖的过程

  刚认识RICKY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很结实的小伙子。不胖也不瘦。等到他开始工作的时候,人就一点一点胖起来了。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我让他减肥他还不情愿,说这样刚刚好。等到工作一年之后,已经胖了一大圈了。此时他也意识到了要减肥了。可是他是一个懒人,真的要减肥他是坚持不住的。每次都跟我说自己在单位米饭吃的很少了,可是呢人还是照样的胖。去年下半年开始,ricky自己也是真正意义上注意减肥了。刚开始饭量减少胃的不适应已经过去了,他开始每天中午饭后以及晚饭后打一段时间的乒乓球,饭也开始吃的比较少了。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体重不降反升。他就是这样一点点在我的眼皮底下变胖的,我的责任也有不少。

肥胖的起因

 看着他那么胖,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总结了一下他肥胖的原因,可能有以下这么几种:

 1)大三和大四这一年将近两年,顿顿猪头肉和一大盆的米饭。那时候没有显得很胖是因为经常运动,肌肉比较结实,但较之大一大二体重其实有很大的长进,同时长相也有很大的改进(体重上升,长相难看^_^)。后来工作了人不经常运动,所以那些肌肉变为脂肪了,以前积累的能量的释放,人就开始长胖了。

2)单位的伙食用的食用油是猪油。据他说他们单位有好些胖子,据说都是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变胖的。但他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长势最凶猛。在加上他一开始在单位的饭量很大,还经常吃菜汁汤。

3)肥胖基因的表达。因为他妈妈也很胖,所以有可能是遗传。

以上三种肥胖的原因,我最害怕的是第三种,那可是很难减肥的。如果是以前吃的太多,运动太少了,那么今后只要持之以恒地少吃一点,多运动,可能会有所改观。如果是第三种的话那就是很成问题了,所以我希望不是第三种。不是说有些人连喝水都会胖,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减肥

 现在ricky吃的饭确实是很少了,除了饭比我多一点点外,菜还没有我吃的多。每天七点钟就起床还要赶一个多小时的车,据他自己说每天早上都是一路小跑去上班的。在网上也看到说是疾步走路消耗的能量是很多的,从上周开始他周末跟同事开始打篮球了,不知道这样坚持下去他能不能掉一点肉呢?

11 Comments

6月12日 关键字 空缺

端午节

  按照一个有趣的同事的说法,这是一个鼓励人跳江的日子。

家务

  宝宝在家很勤快,洗了一大堆的衣服,还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初夏光着脚丫踩在地上或者躺在竹席上,实在是舒服。不过我很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甩手大掌柜”的感觉了。经过家政会议的一番讨论,以后家里的体力活得多承担一点了,技术活嘛还是留给丫头。

NBA

  和宝宝就总冠军的归属打了一个赌。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让宝宝先选择。可能是平时经常赞叹马刺的缘故,宝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Spurs,果然是有眼光啊。赌注嘛,宝宝希望我能陪她上街买衣服,我则是希望大吃一顿……这样的要求是不是很没有品味啊?

4 Comments

寻宗认祖

  中国人的宗族观念很强,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资料库,收集了很多姓氏的资料。

一、来源有五

  1、出自姬姓,是以祖父的字作为姓氏。周朝有大夫受封于芮国(在今陕西大荔县朝邑城南,姬姓诸侯国,公元前640年为秦所灭),史称芮伯。春秋时,传至芮伯万,曾一度官至周王朝司徒,但后因芮伯万宠姬太多,便被母亲芮姜赶出国去,住在魏城(今山西芮城),其子孙以祖父的字"万"为氏。

  2、亦出自姬姓,以祖父的字"万"为氏。春秋时,晋国有大夫毕万,乃毕公高之后,因辅佐晋献公有功,受封于魏(今山西芮城北,原为西周分封的诸侯国,公元前661年被晋献公功灭,把他封给了毕万),又称魏万,其子孙以祖父的字"万"为氏,称万氏。

  3、出自他族改姓。南北朝时北魏有鲜卑族复姓叶万氏,随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改为汉字单姓万氏。一说代北(泛指汉、晋代郡和唐以后代州以北地区。大致相当于今山西、河北北部一带。)三字姓万纽于氏改为万氏。

  4、周武王因"以万人而服天下",其后就有人以"万"为姓氏。

  5、古代有弈叶的人,曾居住在阴山北面的万纽于山,他的后代以居住地为氏,取山名的第一个字"万"作为姓氏。

二、迁徙分布

  万姓主要有两个支派,即出自于芮伯万及毕万之后。这两个支系后成了我国万姓的主要来源,自然,万姓发祥地应在今山西芮城一带。大致上,早在战国之时,已有万姓迁入山东省境,至汉代以前,万姓乃主要繁衍于山西大部、河南北部及四周地区。汉代,万姓已分布于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万姓有以"扶风"、"河南"为其堂号。换言之,主要发源于山西芮城一带万姓,在后来不久却称盛于今河南北部及陕西关中一带。魏晋南北朝时,河南一带由于他族改姓万,使得万姓家族的队伍更加庞大,同时,又因北方战乱之故,万姓同其他士族一样,又不得不大举南迁。早期主要南迁繁衍于今江西、浙江、湖南等省,其后不断向四周扩展,以至宋代已遍及江南大部分地区

三、郡望堂号

  【堂号】

  "顕西堂":明末万寿祺,万历举人。明亡以后,誓不降清。穿着儒士的衣服,戴着和尚帽子,往来吴、楚之间,世称"万道人"。他的书房叫"顕西堂"。他和阎尔梅被人称为"徐州二遗民"。他的著作有《顕西堂集》。

  【郡望】

  扶风郡: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置右扶风,为三辅之一。三国魏时改为扶风郡,治所在槐里(今陕西兴平东南)。相当今陕西麟游、乾县以西,秦岭以北地区。西晋移治池阳(今陕西泾阳西北)。

  河南郡:汉高宗二年(公元前205年)改秦三川郡置郡,治所在雒阳(今河南洛阳市东北)。相当今河南黄河以南洛水、伊水下游,双洎河、贾鲁河上游地区及黄河以北原阳县。

Leave a comment

6月7日

  周末打了一个下午的篮球,一个身高和体重都在175左右的肉球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真的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我的对手,似乎都感到很大的压力……一个不断喘气汗流浃背的袖珍奥尼尔。

  燕子终于回家了,郁闷的单身汉生活结束了,生活又步入了正轨。嗯,蒸鱼的味道比盒饭里的荷包蛋好吃多了。

  老板发话了,希望我这个月多加几次班。那么,是拿加班费呢还是国庆节放大假呢?

4 Comments

6月2日 关键字:无家可归

  把钥匙拉在办公室,本来不是一件非常倒楣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一天刚好燕子回家去了……那就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了。更糟糕的是,这一个严重的事实,是在我在晚上七点多已经疲惫不堪的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发现的。这个时候我只能感谢现代通信技术带来的便捷,以及手机在经过地铁里面长时间游戏的折腾后还剩下最后一格电力,特别是师弟的殷切款待,让我从无家可归的边缘脱离出来。

  另外:沙发很不舒服。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