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Y Google Earth

  SRTM(Shuttle Radar Topography Mission),由美国太空总署(NASA)和国防部国家测绘局(NIMA)联合测量。覆盖全球超过80%的地面,每5度经纬度方格划分一个文件。理论上SRTM数据的分辨率可以达到每90米一个数据点,每个文件共有6000*6000个采样点,这样的后果就是最终生成的一张OBJ格式的地形图大概是2.7G以上,仅包含顶点和面片。导入3DMax或者Unity都是等待许久以后崩溃。于是只有降低精度了,现在看到的是每360米一个数据点,只能大概的表示一下地形的起伏了,小范围内最高精度地形图倒是看起来比较平滑。
  在引擎中增加一个摄像头,并且添上控制移动的一段代码,就能够在地图上方“飞行”了。由于数据都在本地,比起google earth要流畅很多。比如可以看看某高原上最高的一座山峰,确实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而某岛东面的海岸平原也明显比起西部要狭窄。接下去需要做的事情是需要使用代码根据每个区域的选择合适的纹理贴图。

青藏高原边缘

青藏高原边缘


台湾岛东北岸

台湾岛东北岸

Leave a comment

释名

  微博只是餐后小点,还是在这里再次记录一笔,等瑾文小朋友长大了,让他自己来看看。
  小家伙出生于兔年,于是某天晚上突然就告诉燕子:生下来就叫卯卯吧。虽然是玩笑,但也就这么一路顺口叫下来了。一开始念起来还有点“拗”的感觉,但我就喜欢这股粘乎劲,叫起来的时候感觉会有点特别。
  大名花了些时间去想,首先选中了“瑾”字:《说文》上的释义为美玉,《山海经》上又有“锺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栗精密,润泽而有光”。玉质坚硬,玉德温润,算是寄托了我们俩对他/她的祝福。另外一个字就犹豫了很久,有很多很美好的字最终还是放弃了。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普通的“文”字,通“纹”,合起来就是玉石上的纹理,同时也含有对孩子未来才华的期望。选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不确定孩子的性别,所以又选择了“雯”字作为备用。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起名者的各种想法在里面,就像一个咒语,从确认的那一刻起,施在孩子身上,也施在我们心上。

Leave a comment

天使降临

  当然,不哭的时候绝对是天使,哭闹的时候挺磨人的。感觉很特别,漫长的等待后一下子这么个小东西就冒了出来:他的血液跟我们是相通的,他的每一个细胞都来自我们的基因组合,他不是我们的一部分,却是我们的延续……
  好了,煽情结束。接下去等待我们的可能就要现实多了:要熬夜了,生活中心改变了,房间的布置得考虑孩子,还有很多东西得购置,心思得围着孩子转,还有喂奶、换尿布、洗澡、抚触、换衣服、做早饭、做午饭、做晚饭、送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远离我们大学、谈恋爱、讨媳妇儿、孕育他自己的孩子……我又开始煽情了,不过产房门口不断重复的一段视频让我不得不也开始在脑子里面建立起这一幕幕画面。
  经过第一周,卯爸已经掌握了初级换尿布术和初级消毒术,卯妈也正在修练初级哺乳术,人生RPG的新一资料片才刚刚开始。
  

3 Comments

亲身经历的一次谣言

  大概是小学4年级,什么季节忘记了。某一天附近突然开始有消息说国家要给小学生打一种“计划生育”针,号称针剂来自东洋,针后若干年内不能生育云云……
  谣言事后回想起来总是很多破绽,但是传播起来却总是来势汹汹,虽然那个年代没有微博和IM,可路口和食堂社交网络同样的绝对给力。短短一天时间,我们这个不算大的厂区就产生了各种新的版本,比如有人的亲戚在附近小学“亲眼看见”小学生被打针后立即肚子鼓起来,甚至立即死亡;打针的部位从屁股移到了肚子最后进化到了太阳穴;某某学校的老师偷偷告诉学生不要去学校……群众的想象创造能力是无穷的,我还记得我端着饭碗躲在人群边旁听时那种紧张而又好奇的心情,还有人们在谈论时激动而又带点满足的神情。
  当然,第二天下午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人们迅速忘记了这件事情,只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小学生那一天都幸运地在家长们的支持下逃了一个上午的课。

Leave a comment

最意外的新年礼物

的确是意外,大年初一发现几个月不能访问的WP再次出现了。难道是有关部门为大家拜年?纠结啊。

2 Comments

沙发上的睡袋客

怀孕中的燕子睡眠浅,遇上我这个呼噜狂自然是苦不堪言,连续好些日子睡不足了。身为夫君和爹地的我表示压力巨大,必须有所行动。
夏天倒是可以睡书房,席子一铺即可解决问题,可秋天…
作为户外运动初级爱好者,这个问题最终没有难倒我。翻出睡袋给枕头充气,一分钟就给自己在书房沙发安排了个床铺。
睡着前发帖炫耀炫耀,另外男同胞们如果与夫人冷战了不妨借鉴一下,说不定对面楼里的此刻正在同情我。

2 Comments

夜世博

  即使是临近闭幕,即使是夜晚,热门场馆的排队时间依旧要数小时,甚至连土耳其馆门口的冰淇淋摊都有几十米的队伍……
  还是简单看看夜景吧,实力也好,盛世也好,铺张也好,作秀也好,建筑和灯光本身是很漂亮的。
  灯光下的世博轴

Leave a comment